3383金沙娱

智能化洗消站终末消毒设计方案研究

2021年8月12日,广州市天河区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报告1例入境人员接触集中隔离后,居家健康检测第4天鼻咽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初筛阳性。

后疫情时代,是疫情时起时伏,随时都可能小规模爆发的时代。

国内每一次局部疫情的出现,

都会给当地的医疗机构带来严峻的考验。

我们都知道,

新型冠状病毒可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感染。

感染或处于感染潜伏期的人能导致大量病原微生物向外界环境扩散,

极易引起周围人员感染。

因此,

将疑似或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员转运至定点救治医院的过程中,需要特殊的隔离措施以保证环境和人员的安全,防止病原微生物继续扩散。

物理隔离是烈性呼吸道传染病员隔离转运的基本原则,一般分为常压隔离和负压隔离 2 种。

近年来,负压隔离转运越来越受到各国重视,并已被证实是行之有效的控制传染病扩散的手段。负压救护车就是负压隔离转运装备中的一种。

负压救护车

负压救护车利用技术手段,使救护车病员室内气压低于外界大气压,空气只能由外部环境流向病员室内,并能将病员室内的污染空气进行高效过滤处理后排出,避免病原微生物向外部环境扩散,从而达到最大限度降低救治和转运传染病员时外部环境被污染概率的目的。

作为与患者密切接触的载体,救护车的随机性强、紧急、流动性大、环境条件差以及病种多样性的特点,使其消毒管理工作很容易被忽视或因条件因素做的不到位。

在疫情之前,救护车内部消毒从未被重视过。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反反复复,新病例不断出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情远未结束!防疫工作依旧任重道远,各地政府和社会各界都积极响应采取了疫情防控措施,来有效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救护车消毒工作至关重要!

-- 救护车内容易滋生很多细菌病毒等致病微生物,如葡萄球菌、四联球菌、大肠杆菌、G-杆菌、绿脓杆菌、嗜麦芽假单胞菌、产碱杆菌等,大多数是多重耐药菌,一旦发生感染就不易被控制。

-- 救护车密闭的车厢通风相对较差,在污染严重的救护车内部空气中、众多细菌超标的环境下极易造成患者感染或交叉感染,同时也威胁着医务人员的身体健康,所以急救车的消毒灭菌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做好救护车的消毒灭菌工作刻不容缓。
救护车消毒具体方法

首先,要选对消毒剂!针对不同的消毒需求要选用正确的消毒剂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针对新冠肺炎病毒或者其他救护车厢内可能存在的其他有害微生物,该如何选择?

有效消毒剂: 医用酒精(75%乙醇)、含氯消毒剂(84消毒剂、漂白粉)、过氧化物类消毒剂(二氧化氯泡腾片、过氧化氢、过氧乙酸)。

无效消毒剂: 苯扎氯铵(洁尔灭)、氯己定(洗必泰)、苯扎溴铵(新洁尔灭)。

在有效消毒剂中,过氧化氢具有杀菌范围广杀菌能力强作用时间短刺激性小腐蚀性低不残留毒性等优点。

其次,还要选对合适的消毒设备!
特别是针对运送甲类或临时按甲类传染病管理的严重传染病的病人所用救护车需要进行严格隔离措施和消毒防护措施。

防护用品配备参照WS/T311-2009《医院隔离技术规范》,配备医用一次性手套、护目镜和防护面罩等。消毒防护措施则需要选择更加安全有效且智能便捷的方法。

传统救护车消毒方式,易留死角导致效果不佳。

救护车车厢内的消毒目标包括空气和物体表面,

处理方法主要有物理方法和化学方法。

最常用的物理消毒方法是利用紫外线灯照射,对空气微粒进行处理以达到消毒目的。

化学消毒方法包括过氧乙酸消毒液、含氯消毒液、过氧化氢等气溶胶喷雾消毒法,物体表面常用 75% 乙醇溶液、84 消毒液檫拭或浸泡消毒等。

以上方法都是基于消毒剂的化学杀菌作用,通过喷洒熏蒸及擦拭浸泡的方法对空气或物体表面进行消毒。但在疫情紧张的当下,这些传统的方式就显得耗时又费人力,效果也不那么理想。

那么如何进行及时、安全、高效的救护车消毒处理呢?当下是否有更智能化便捷化低成本的消毒方式可供选择呢?

洗消中心救护车终末消毒方案:一种应用于急救环境消毒的新型方法——诺威仕旗下的比林科汉智能化消毒设备。比林科汉国产高端智能化消毒设备,真干雾技术打造,技术领先市面上其他消毒设备。比林科汉智能化消毒设备广泛应用于医/疗行业,为救护车、ICU、洗消中心等场所带来人性化的终末消毒体验。